故事会正文

复旦女孩,在欧洲当农场主

  赵丽出生在合肥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2003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,在上海一家经营医疗器械的大公司做策划文员。与这个城市的气温渐渐升高相反,她的工作热情越加冷却。不愿拘泥于一潭死水中的赵丽,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该如何改变自己的现状。    突发奇想,要去欧洲当农民    有一天,在德国留学的堂妹从网上发来了一些她在当地农庄打工的照片,看后令赵丽惊羡不已:青青的草地上,堂妹驱赶着一群奶牛,蓝天白云下,这位“牧牛女”简直成了天使,漫山遍野的深紫色“海洋”里,她脸色微红,正弯腰低头用小刀一丝不苟地割取薰衣草花穗……充满了异国情调的田园生活是那样惬意。“假如能去欧洲当农民,简直妙不可言啊!”这些照片,带着浪漫的质感,像一只温柔的小手,轻轻攥住了赵丽那颗无限神往的心。    第二年春天,在旅欧经商的伯父帮助下,她终于来到了德国波恩。    迪克尔农场的斯克泰夫妇热情地接待了她,带她到处参观。一路排开的四幢房子,每幢都有两三百平方米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圆筒状的仓库,堆着未出售的小麦和豆类。第二幢是工具房,里面有钻床、刨床等机器,就像小工厂的车间,从修理汽车到修理拖拉机的所有工具应有尽有。第三幢房子是车库,为简易大平房,里面存放卡车两部、拖拉机两台,还有收割机、播种机、锄草机、打捆机和挖土机等。    最气派的还是斯克泰夫妇的住处。这是一幢以乳白和粉红色为基调的欧式小楼,共3层,有20多个房间。虽是农村,里面的设施与都市住宅几乎没什么区别。有冷热水管,厨房里有燃气灶和电灶,有上了互联网的电脑,还有宽敞的书房、办公室和健身房等。    过去赵丽只知道德国工业很发达,他们生产的奔驰、宝马卖遍了全世界。到这家大型私人农场后,她才吃惊地发现,德国人种起地来同样了不得!尽管这家农场有2000多亩地,但由于机械化程度高,平时斯克泰夫妇两人就能轻松搞定,只在农忙时雇几名帮工。    更让赵丽感到新鲜的是,农场在每次耕种前,斯克泰都会开车到每块土地上取土样,车上配有卫星定位接收器和笔记本电脑,可以显示每份土样提取时的准确位置。土样送到一家专业的土壤测验室分析,数据输入电脑,屏幕上对每块土地一年来土质肥力、酸碱度、有害残留物等变化及时进行修正。在此基础上,电脑就可以进行多方案计算,定出本季度哪块地最适宜种植哪种植物,需要施放何种肥料,以及使用土改剂的数量。    这些农作物收获后,也是通过互联网交易的。德国一些大型粮食出口公司,每天都对外公布大豆、玉米等的收购价格,浏览期货市场的行情后,一旦觉得价格合适,就可以向其出售。    满眼新奇,打工胜过读大学    工作近一年后,赵丽又来到Vostp,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家庭农场。男主人托尼从部队退役,结了婚,在这里买下一块100英亩的小农场。托尼先生说,农场是他从小就梦寐以求的生活。“要么拥有一片农场,要么拥有一艘游轮。”    这对年轻夫妻饲养着200多头纯种奶牛。第二天,赵丽就开始了工作。早上是固定的挤奶时间,以前在现实生活中连牛都没见过的她,怎么也不敢靠前,等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蹲到牛肚子一侧,小心翼翼地努力了半天,挤出来的牛奶只有那么一点点,而且还没办法让牛奶准确地落人盆子里,洒得满地都是。等她掌握了挤牛奶的方法后,才突然觉得,原来一件看似不经意的事情里需要耗费如此之多的心思。    一整天,挤牛奶、去葡萄园施肥、拔草,几项工作做下来,虽有些累,但是比起昔日枯燥的办公室生活,赵丽还是真真切切地体验到了这种生活的饱满。    欧洲人推崇生态农业,托尼先生发明的“在稻田里养鱼”的高效混养模式,令赵丽感到非常新鲜,且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。每年6月,托尼都要将上千只小鸭子赶到他刚插完秧的水稻田中。这些小鸭子对那些秧苗完全视而不见(对它们来说,秧苗含有许多二氧化硅等矿物质,口味不佳),却狼吞虎咽地吃着稻田里的虫子和杂草。它们的排泄物是水稻极好的肥料。这些小家伙在稻田的土床上来来回回地搅动,刺激了秧苗的根部,从而使水稻更快地成长。随着季节的变换,托尼还在稻田中放养了像泥鳅、草鱼这样的淡水鱼类。    而浮萍——一种水中的蕨类植物,则可以用来阻止那些贪吃的鸭子对淡水鱼的危害。浮萍利用太阳能将氮固化在稻田的土壤中,从而为水稻的成长提供天然的养料。它同时会滋养出一种叫做蓝绿藻的植物去喂养一种虫子,这种虫子恰恰是这些鱼的食物。而鱼的粪便也是水稻的养料。    秋天,他将鸭子赶到粮仓中(否则它们将会把成熟的稻子吃掉),让它们在那里产蛋,鸭子被喂养到一定程度时就可以出售了。最后,他将大米、鸭子、蛋和鱼类,一一照单卖给他的订户。    当上农场主,财富快乐双丰收    在德国生活一段时间后,赵丽发现当地人特别喜爱有机蔬菜。这种不用化肥、农药和催熟剂的生态蔬菜,尽管价格贵得惊人,但因绿色环保,在市场上格外抢手。细细品尝,这种菜的滋味芳香清甜,特别原汁原味。“哪怕是采取最简单的烹调方式,随意蒸熟,或拌成沙拉,加上少许盐,都会美味可口。”    尽管种菜的利润相当丰厚,但因管理麻烦,当地农场主却对之没什么兴趣,他们反而乐意大面积种植粮食和葡萄这类“大路货”,用来酿酒。赵丽产生了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:自己租块地,专门种植最能赚钱的生态蔬菜。    2006年春天,她先在一个朋友处租了200亩地,由于手头只有3万欧元,别说购买机械设备,连租地的钱都不够,幸好银行能提供小额低息贷款,这才帮赵丽解了燃眉之急。在德国最贵的就是人工,好在这里有很多前来打工的罗马尼亚人,工资便宜不说,干起活来手脚麻利,效率相当高,当地人也喜欢雇用他们。    就这样,赵丽开始带着5名工人精耕土地,铲土做埂围成一块块的畦田,每一畦都种着不同的蔬菜。在家时赵丽是个“五谷不分”的女孩,更不要说种菜,现在包括温室培植菜苗,甚至是开小型拖拉机等,她必须都要学会。逐渐地,赵丽白嫩嫩的双手被厚厚的茧子覆盖了。    这天,赵丽第一次在土豆地里见到了亚麻。当时她还因它们的美丽,从内心发出夸赞。但很快,这种开着蓝紫色花朵的植物就让她烦恼不已。因为种有机蔬菜不能使用除草剂,这种浑身带刺的杂草,只能靠人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地亲手拔掉。    欣慰的是,赵丽辛勤的汗水并没有白流。时间不长,柿子椒开始结果,挂起了碧绿的小灯笼。草莓也不甘寂寞,红艳艳的小果纷纷探出头来,煞是可爱。顶花带刺的黄瓜更是长势喜人。经有关部门化验,各种环保指标均合格,于是赵丽的生态蔬菜经严格包装后,被摆到了波恩市各大超市的货架上。    第一年,除去各种开支,女孩净赚18万欧元。在德国富人眼里,这点财富也许微不足道,但对一位种菜新手来说,牛刀小试就有如此收获已经是很不错了。这也大大激发了赵丽在异国创业的热情!    接着她又租下一大块地,并种植了英国“王子果”、日本迷你南瓜、法国小叶欧芹及美国芜荽等,这些新奇品种不仅外观漂亮,有的瓜果造型还十分奇特,让人大开眼界。这些蔬菜一上市就供不应求。    2008年,赵丽通过朋友帮助“盘下”两家濒临破产的家庭农场,成立了自己的Aitap有机蔬菜公司,并担任总经理。如今,她已有了总面积2000多亩的生态蔬菜种植基地。产品除德国外,还远销到比利时和卢森堡等国。    在德国5年,除创造了100多万欧元的财富外,赵丽说比赚钱更珍贵的,是她观念的深刻变化及心灵得到的洗涤。她认识一对年轻的农民凯瑞和琳娜,第一次应邀到他们温馨的小家做客时,琳娜招待她的是夫妻俩制作的甜点和草莓酱,并自豪地称一切用料都产于自家的农场。这对农民夫妇表面上看“很能干”,甚至有些“土”,细一聊才把小赵吓了一跳:原来男的毕业于著名的柏林大学,曾在一家大型证券投资公司任职,女的曾是一位银行的中层管理人员。几年前因为厌倦了都市生活,夫妻俩干脆跑到山野中做起了农民。凯瑞说,过去职场上的那种不安和焦虑感一下消失了,在这里他们获得的快乐远远大于经济上的收益!    赵丽说,现在国内不少大学生都不愿去农村当“知识型农民”,毕业后想方设法往大都市挤,哪怕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。而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却争着到乡下居住,他们热爱这种生活,快乐地做着农民,与大自然和谐相处。就连查尔斯王子都有自己的农场,并以“农民”身份为荣呢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