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会正文

棒槌姻缘

赴京赶考的秀才李公子,一日来到铜山地界。此时正逢雨季,山洪下来,小河泛滥,大河暴涨。公子驻足在一条小河边,望着因涨水而变宽的河面,一脸的难色。欲过,河流湍急深浅不知;绕行,不仅太远,还不确定下游处的一座木桥有没有被淹没。公子思量再三,还是脱掉衣服,选择了淌河而过。他将衣物顶在头上,摸索着向对岸走来。河水淹没了他的肚脐,摇摇晃晃,水流冲得他几乎站不住。本来打算直着淌过河去的,没想到快到岸时,却斜着向下游偏离了几十米远。他摸索着走出深水区,这时有个村姑正在岸边洗衣裳,公子躲闪不及,下体暴露无遗。反观那女子想必是无意间瞅见了赤身裸体的书生,故而两颊绯红,羞怯难当。公子趁她掉转头去避羞之时,赶快上岸穿衣纳履。这时女子越想越气,就背着身子诌了首打油诗嘲讽他:

“谁家书生真荒唐,光着屁股过河床,礼义廉耻全不顾,辱没斯文太混账。”

李公子本来就风流倜傥,洒脱异常。今见一村姑天然去雕饰,清水出芙蓉,不着脂粉,脱尽铅华,比起那些珠光宝气和浓妆艳抹的大家闺秀来,更觉得清纯秀美。这让他不由不心动。于是李公子也诌了一首小打油借此来调笑她:

“二八村姑好漂亮,独自河边洗衣裳,不是小生走得急,娶回家中做二房。”

村姑本来并没动气,只是想说个顺口溜羞羞这个鲁莽的书生,。却不料他竟如此可恶,不仅不识趣,"不,你要这日,当朱国印来到营口县时,大街上有老妇拦轿喊冤。老妇声泪俱下地状告现任知县吴承浩糊涂断案,将她的儿子唐邦才屈打成招错判为杀人凶犯。为澄清事实真相,朱国印马上赶往县衙调查。好好的活着,为了我们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。"还油腔滑调地弄首歪诗来轻薄自己,想占姑娘的便宜。太不像话了,这事不能轻易跟他拉倒。村姑越想越气,就顺手摸起身边洗衣用的棒槌,猛地起身向李公子走去。好个村姑银牙紧咬,杏眼怒睁,二话不说举起棒槌就打。李公子一见事情不好,来不及多说,掉头就跑。一个在前边抱头鼠串,一个在后面紧紧追赶。姑娘边追边骂道:“哪来的狂生不知羞耻,居然想讨姑奶奶的巧。告诉你,瞎了你的狗眼。”

李公子原以为开句玩笑,无伤大雅。没想到春姑如此懊恼,竟然动气手来。他不停地躲闪着,还不时回过头来求饶。她却不肯就此罢休,依然穷追不舍。河边一群嬉戏的童子见了,就跟在后面蹦跳着起哄着,场面很是热闹。这时,有村人途经此处。见二人的动态,就知年轻书生肯定是调皮了,要不人家姑娘不会追着他打的。这哪行,一个外乡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本地姑娘,也太不把村人当回事了。于是,几个后生子就连忙上前阻截,并且不由分说地将其按住,这时村姑也赶到了跟前,然而她那高高扬起的棒槌却静止在半空中,怎么也落不下去了。

他现在离自己如此的近,俊朗的面孔让她惊叹安生日子没过多久,黄帝和蚩尤又打起来了。天地间打的片黑雾腾腾的,遮云蔽日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再加上天鼓咚咚地响,到处杀气腾腾,杞人吓的又犯病了。他又开始每天狂蹦乱叫:"不好了,天塌了。"他整天这样叫,叫得大家人心惶惶的,也没心思耕种,更没心思好好生活了。,两道剑眉,一双星目。高高的的鼻梁,好看的嘴。长得就像戏文里说的罗成和潘安。那神态也不像下流之辈。她不禁春心萌发,爱意顿生。于是先前的懊恼顿时烟消云散,风收雨大殿上,那个黑脸神面目凶恶,双眼圆睁,威风凛凛,不可世的模样儿简直像要吃人,吓得跨进大门的两人腿如筛糠,差点转身就跑。其中个比较胆大的,立刻宣读公文。说也怪,这黑验神顿时威风扫地,呆楞楞地杵在那里,似乎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凶相,毕竟是个泥塑木雕的东西!于是,这两人就大胆点火烧了庙堂。歇。村人本来是想拦住书生,让村女痛打几下出出心中之气。不想人家姑娘不仅不买账,反倒埋怨村人,说了声:“恁真多事,不知道俺们在闹着玩吗?”然后就红着脸掉头走了。村人自觉没趣,不得不松开了书生。年轻的那个村民说:“坏了,咱咸吃萝卜淡操心,添腚舔到痔疮上去了?”年长一点的说:“早知道这样咱们就不该狗拿耗子西湖治理后,周的田地就不怕涝也不愁旱了,这年又风调雨顺,杭州乡的庄稼得了个大丰收。老百姓感谢苏东坡治理西湖的好处,到过年时候,大家就抬猪县太爷觉得这李胜山太神了,莫非真是神仙下凡,心想如遇难破的大案要案,找他来掐算,该有多轻松,多简单。县太爷心里正在这样想,忽然衙差前来报告,城东门西湖里有座石塔,象个宝葫芦样,长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。每到中秋之夜,明月当空,人们喜欢在石塔的圆洞里点上灯烛,把洞口糊上薄纸,水里就会映出好多小月亮,月照塔,塔映月,景色十分绮丽。那就是有名的"潭印月"。发生命案,不知凶手是谁?他觉得这案子来得是时候,有这李神仙在,马上就能知道凶手,就叫李神仙立即掐算,这凶手是谁,躲藏在什么地方,算出来了就赏百银子,如果算不出,我就赏百板子!担酒来给他拜年。多管闲事了。”年老的就催促他们:“该干么的干么去,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的。”于是大家这才不得不作鸟兽散。

众人走远了,李公子还愣怔怔地站在原地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村姑在关键的时候,不仅没落井下石,反倒出手相救。宁愿得罪村民,也不愿让自己受辱。等他醒过神来,再观那乡村女子,人家早已回原处又洗起自己的衣裳来了。公子想起她离去时那深情的眼光和表情,觉得自己刚才的玩笑开得是有些过分了。他整理了一下被村人扯皱了的衣服,一瘸一拐地来到她的身后。

他先是轻轻地痰哨了一声,等她转过了身来,这才一边行礼一边说道:“谢谢姑娘出手相救。先前都是小生的不是,万望姑娘多多海涵,小生这厢有礼了。”村姑见书生文质彬彬地向自己赔礼道歉,就埋怨地说:“公子既然是读书之人,先前为何那么没正经呢?不仅有失身份,还羞辱了小女子原来,仙姑早料到石半仙要暗算自己,并算出当晚夜半更时分,将有大石人压在伙浆田手捧黄神鱼,走到船舷边,黄神鱼尾巴翘,头抬,扑通声跃进了大海。海面上咕噜噜阵响,泛起朵朵银白色的浪花,浪花中间冒出个姑娘,娇滴滴,水灵灵,长得又年轻又美丽,双大眼睛直盯着伙浆仔,噗哧笑:"伙浆仔,你怎么哭了?"自己身上,于是早早画起道符来贴在卧室门上,然后在房内点燃灯盏,对灯盘坐更时分,阵阴风吹来,接着大石人从天而降,直朝着仙姑卧室的那道门撞来,不偏不斜,正巧撞在燎道符上,结果,砰的声巨响,房门安然无恙,而大石人却被撞翻到了地上。”李公子连忙又是一恭,愧疚地说:“确是小生太过轻狂直到老人仙逝后,搜遍家园的面方,也不见点珠宝之影。此时此刻,妹妹才悲愤地泄露"天机",羞得两位厚颜无耻的兄长恨不能钻入地缝里!,一时糊涂就信口开河信马由缰起来。让姑娘多有见笑了。”说完就弯下腰去揉刚才被崴了的脚踝。村姑一见,哪还能顾上许多,赶忙扶书生坐到大柳树下的石头上。不由分说地褪下了他的鞋袜。

李公子开始还有些磨不开面子,等到那双有些茧子的小手任性地帮他揉搓了好一阵子时,这才安下心来。他贪婪地享受着这突如其来的温存,甚至连自己要去赶考的事情都给忘了。待到她问起话来。这才从温柔乡里醒了过来。他回答他的询问说:“小生家住萧县李家庄,奉父命进京赶考,途经此处。不巧遇到河水上涨,小桥被淹,只得涉水而过,不想水流过急,偏离了方向,这才鲁莽地撞上了姑娘。实属无意而为之。”村姑听后,公子的状况了解了个大概。可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他却只字未提,心里就有些怅然。几次欲问又止,公子见她吞吞吐吐欲说还休,就问道:“何事让姑娘如此羞于张口?”村姑又犹豫了一阵子,终究还是受不住疑虑的诱惑,夫人常常为这件事愁得整夜睡不着。就鼓起勇气问他:“听公子说了许多家事,怎不见提起你家大嫂?”李公子不解地说:“小生一向只顾读书,未曾婚配。哪来什么你家大嫂之说?”村姑又红着脸问道:“既没婚配,为何还要娶啥二房不二房的?”说完自觉言语有失,于是脸红的就像杀猪的盆和天边火烧的云。李公子听了不禁哈哈大笑,原来是刚才那句要娶她做二房的歪诗让她产生了误会。就又对她开了句玩笑:“小生要不那么说,姑娘能像现在这样对我么?”说完又是一番大笑。笑得村姑拧着辫梢,跺着脚不停地说:“你坏你坏,俺不来了,俺不来了。”李公子望着她那娇羞可爱的样子,解释说:“你真傻,我那是在调笑你玩呢,小生的确至今未婚。”村姑听了这才放下心来。后来年后,路通了,商人也开始慢慢来县里投资,县上开始繁华起来,百姓的日子也开始慢慢好了起来,但百姓知道,这切都是县长带来的,所以对县长敬重有加,这不,听说县长得了怪病,县里人纷纷担心,请医救治,但就是不见好转,反而更加严重,从而使得县里人心惶惶,不过就是素手无策。她又问他:“只是调笑吗?”公子答:“起先是,现在不是。守岁:除夕之夜,合家点灯熬夜,辞旧岁,迎新年,"姑娘别怕,我是东海龙王的太子,你我今生有缘。姑娘进我洞府,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!"俗称守岁。守岁有许多活动,如吃饭、做游戏等。图为古代女性玩牌守岁。”她继续追问道:“现在怎么又不是了?”“现在我只想娶你回家做媳妇。”此言一出,春姑羞得转过脸去窃喜不止。她背对着他问:“此话当真?”公子信誓旦旦说:“若有半点虚假,让我今生不得好死。”姑娘连忙转过身来去捂他的嘴,又不放心地缀上一句:“先说下,俺可是没出过门的黄花闺女,今天你光屁股过河被俺碰上的丑事要是传了出去,俺女儿家家的还不羞死了。”

“奥!奥!光屁股过河。奥!奥!光屁股过河。”这时大树后传出了孩童们的欢叫声,原来几个顽童早就藏在大柳树后偷听他们的悄悄话有好一阵子了。孩子们的欢叫声惊起了大树上的几只花喜鹊据记载,对关公的信仰始于南北朝,公元年,当阳县玉泉山首建关公庙。其后的封建君主为巩固其统治所需,大肆宣扬关公的忠孝节义,使关公信仰在相对较短的历史时段内迅速发展。从隋唐至明代,关公庙宇激增,封号不断。到了清代,清统治者认为自己能够入主中原得益于关公的护佑,称其为"关圣大帝"。关帝信仰涉及各行各业。,也羞得二人无处可藏……

后来秀才李公子赴京赶考,金榜题名,进士及第。再后来村姑被明媒正娶到李家,成了名符其实的大少奶奶。于是,他们的风流佳话也被李公子的学友写成了打油诗流传至今。诗中曰:

“秀才光腚过河床,村姑洗衣巧遇上。棒槌高举未落下,二房随即变大娘。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