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会正文

人肉橘子

1.鬼橘

午夜,刘运从网吧出来,匆匆朝学校赶去。口干舌燥的刘运,在路过离学校不远的一个路口时,看到一个穿着套头衫、脸戴大口罩的人,匆匆地朝他走来。这个人在与刘运擦肩而过的刹那,抬头瞥了刘运一眼,眼神空洞而无光。

刘运皱了一下眉,停下脚步,回头观察了一下这个人。这一观察,可把刘运吓坏了,这个人的一双脚竟然没踏在地上,而是紧贴着地面漂浮着。显然这是一个鬼。这个鬼一转弯,消失在路口的拐角。

刘运一向胆大,难得碰到一次鬼,好奇心上来了,他连忙紧走几步,朝路口的拐角跑去。拐角那边是一条死路,只有一大块空地,刘运绕了一圈没看到那个鬼,倒发现了一棵橘子树。

这棵橘子树只有半人高,主干上长着两根枝丫,上面结了五、六个金黄色的橘子。刘运喜出望外,几下就把橘子摘下,塞进了口袋里。刘运边走边吃着橘子,等回到寝室时,已经把橘子全部吃完了。

“刘运,你怎么了?怎么被人打成这样,满嘴都是鲜血?”室友赵小阳指着刘运血糊糊的嘴巴吃惊地叫道。

“我没有和人打架,我只是吃了几个橘子……”话没说完,刘运猛然意识到了什么,惊恐地尖叫道,“难道橘子是鬼变的?”

赵小阳一听,心一下子悬了起来……

转眼又过了一天,这天晚上,刘运穿着套头衫,脸上戴着一个大口罩,和赵小阳来到校门口。和一个女生会合后,直接来到校门口对面的一间出租屋前一推门,走了进去。

此时,唐晴浩正在出租屋里看书,一看到这三个人,当即就愣住了。刘运已经摘下了帽子和口罩,露出一脸一头的粗黑毛发,诡异极了。

“我叫刘运,这是我的室友赵小阳,我遇鬼了。”刘运恐惧极了,把一天前夜里遇鬼的经过跟唐晴浩叙述了一遍后,继续说道,“早就听说了你驱鬼捉鬼的名声,因为和你不熟,我和赵小阳这才找到周柔柔,希望在她的引见下,你能帮助我摆脱这个鬼的纠缠。”

“怪事,被鬼缠后,脸上会长出毛发,这我还是第一次碰到。”唐晴浩皱了皱眉头,对大家说道,“你们先回去,让我想想怎么对付这个鬼。”

刘运他们走了后,唐晴浩收拾了一番,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后,走出门朝刘运碰到鬼的那块空地赶去。十几分钟后,唐晴浩来到了路口,正要朝拐角那块空地走去时,突然发现了周柔柔的身影。

此时的周柔柔,脸露害怕之色,在空地上东张西望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。就在唐晴浩观察周柔柔之时,一个鬼毫无征兆地从空地拐角的地下钻了出来。这个鬼非常吓人,它脖子不知被什么东西弄断了,脑袋垂在胸口,仅靠一层皮和脖子相连,根本就看不到它的一张脸。

2.夜遇周柔柔

这个鬼朝周围看了看,没看到唐晴浩,就朝周柔柔悄无声息地走去。鬼走到周柔柔身后,伸出血糊糊的右手,就要朝周柔柔的脸摸来。周柔柔感觉到了什么,猛然一回头,一下子就看到背后这个鬼了,吓得一声惨叫,双腿一软,瘫倒在地上昏了过去。

唐晴浩担心周柔柔的安危,朝鬼大叫一声,冲上前来,一扬手,一张纸符朝这个鬼的额头贴来。这个鬼没想到还会有人,头向上一仰,朝唐晴浩望来。“啪”地一声,纸符贴在了鬼的额头上,腾起了一团绿火。

借着火光,唐晴浩看清了这个鬼的一张脸,顿时吃了一惊。这个鬼他认识,是一个名叫姚畅的男生,几天前在这个路口被一辆车撞死了。现在看来,姚畅的脖子为什么会断得这么诡异,原来是被车轮从脖子碾轧而过。

姚畅被火烧得哇哇叫,双手一晃,变成两只利爪朝唐晴浩冲来。唐晴浩冷冷一笑,掏出一枚木钉,见姚畅冲到了面前,轻巧一闪,闪到姚畅身后,把木钉钉进了姚畅的肩胛骨里,姚畅立刻动弹不了。唐晴浩掏出一张纸符,手一晃,纸符燃烧起来。唐晴浩看也没看姚畅,就把燃烧的纸符扔在了姚畅身上,瞬间,姚畅全身就燃起了一团火,一分钟不到,就烧成了一堆灰烬。

周柔柔醒了,听唐晴浩把刚才的经过一说,她眼睛湿润了。

“姚畅对我很好,出车祸前还向我表白了,不过,当时我并没答应他。”周柔柔解释说,“姚畅出车祸后,我找熟人向交警支队打听情况,处理事故的交警说,是姚畅自己跑上来朝车头撞的,当时行车视频记录仪把这一切都拍摄了下来……”

“姚畅疯了,自己朝车头撞?不可能。”唐晴浩吃惊极了,说道。

“是我拒绝姚畅的求爱,伤了他的心,他才做出这种傻事。”周柔柔流着泪说道,“今天晚上听刘运说出遇鬼的经过后,我就推测这个鬼有可能就是姚畅,不然,我也不会在这么晚来到荒地。”

“被心仪的女孩拒绝是很正常的事,姚畅犯不着因此做出这种傻事,依我看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姚畅出车祸前被鬼缠上了。”唐晴浩说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说,除了姚畅还有一个鬼?”周柔柔吓了一跳,心有余悸地问道。

唐晴浩摇了摇头,他只是推测,至于到底真有没有其它鬼,他也不敢肯定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3.人体橘子树

第二天早晨,唐晴浩去学校时,刚到校门口,就碰到了急急赶来的周柔柔。

“我刚刚听说,昨天夜里有一个女生路过学校操场时,不知被什么东西吓着了,一大早被人发现坐在操场边又是哭又是笑,半天只说出一个‘鬼\\’字。”周柔柔惊恐地对唐晴浩说道,“姚畅这个鬼已经被你杀死,在学校出没的这个鬼肯定不是姚畅。你的推测没错,说不定还真有鬼。”

“此前学校并没有闹鬼的传闻,看来,这个鬼或许和刘运误吃了鬼橘子有关。”唐晴浩想了想,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看来我今晚得在刘运的寝室住一夜了。”

转眼就到了晚上,唐晴浩背着双肩包来到了刘运的寝室。刘运和赵小阳一见,都愣住了。

“出租屋给一个朋友住了,我无处可去,就想到了你们。”唐晴浩笑了笑说道,“你们放心,我就住一夜。”

唐晴浩这么一说,刘运和赵小阳也不好说什么,三人说了一会儿话后,就各自上床睡了。夜越来越深了,假装熟睡的唐晴浩,听到一阵响声从刘运床铺方向传来,就扭头一看,发现刘运起床了。

刘运起床的姿势非常疹人,直挺挺的,就像一个死人。刘运穿上套头衫,戴上大口罩后,不打弯地走出了寝室。唐晴浩正要起床跟踪刘运,赵小阳先从床上爬起来,跑到了唐晴浩面前,叫醒了唐晴浩:“我怀疑刘运被鬼上身了,快穿上衣服,防止刘运做傻事。”

唐晴浩没有点破,装着刚睡醒的样子,和赵小阳跑出寝室,追上了刘运。

唐晴浩和赵小阳跟着刘运一直来到操场的西边,这儿是一片泥土地,由于处在死角,非常偏僻和阴森,一看就知道,平时根本没有人来光顾。唐晴浩心中不禁犯起了疑,女生一般都很胆小,可那个被鬼吓疯了的女生,却偏偏在夜里来到这个乌不生蛋的地方,为什么?

这时,刘运摘下套头衫帽子和大口罩,露出一脸的粗毛发,然后一翻身,竟然双手撑地,双脚朝夭倒立起来。令唐晴浩和赵小阳感到毛骨悚然的是,刘运突然脑袋着地,如同一个电钻一样,一会儿工夫,整个脑袋连同两只手就钻进了泥土里。露在地面的半截身子,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棵光秃秃的树,树的两根枝丫就是他的两条腿。

唐晴浩和赵小阳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时,这棵鬼树的两根枝丫就钻出了几个新芽,新芽生长得非常迅速,膨胀后在树枝上长成了一个个圆圆的金黄色橘子,在月光下,泛着诡异的光芒。

4.肉瘤

十几分钟后,这棵鬼树忽然抖动起来,结在树上的橘子从树枝上脱落,掉到了地上。“扑哧”一声响,刘运的脑袋从泥土里钻了出来,瞬间恢复成了人形,原先长在脸上的那些粗毛发也不见了。

赵小阳再也忍不住了,从躲藏处冲了出来,唐晴浩一见,想拉他,没拉住。

“刘运,你到底是什么人,你……”赵小阳愤怒极了,指着刘运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。

刘运阴阴地一笑,跌跌撞撞走到赵小阳面前,伸手就要朝赵小阳抓来。

“危险。”唐晴浩一个箭步冲上前,把赵小阳往后一拉,掏出一根一寸多长的桃木钉,戳在了刘运的人中穴上。 “扑哧”一声,一股黑色的气体从刘运人中穴喷出,气体腥臭无比,差点儿把唐晴浩熏吐了。诡异的是,刘运忽然身子一歪,软软地瘫倒在地上。

赵小阳早就吓蒙了,站在原地张大嘴巴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唐晴浩蹲下身伸手一摸刘运,惊得倒吸一口寒气:刘运只剩一副空皮囊了。

唐晴浩拾起地上的橘子,一撕橘子皮,里面冒出一股腥臭的红色液体。唐晴浩一闻,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:这红色液体居然是人血。擦去这些人血,唐晴浩发现被人血包裹的竟然是一个肉球,肉球里密布着密密麻麻的血管,瞬间,唐晴浩明白了。

“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橘子,而是人的肿瘤,长在人体外的肿瘤。刘运吃了鬼橘后,鬼气就进入到体内,使他脸上长出了粗毛发。其实,这些粗毛发并不是真正的毛发,它们相当于树的根须,是为刘运变成一棵树而做的准备。”唐晴浩颤抖着嗓音继续向赵小阳解释道,“当刘运变成树后,这些根须吸收泥土里的阴气,阴气到达刘运体内后,与他体内的鬼气结合,把他的血肉之躯转化成养分,在体外结成了类似橘子的肉瘤。没有了这些血肉,刘运被鬼气支撑着,就如同是一个充了气的人体皮囊鬼,一旦气体被放出,刘运当然就瘫软下来,彻底死了。”

“是什么鬼这么可恶,非要害刘运?”赵小阳气愤地问道。

“是害姚畅出车祸的那个鬼。”随即,唐晴浩就把在路口空地碰到周柔柔,以及杀了姚畅这个鬼的经过跟赵小阳说了一遍。

“就算对姚畅之死感到内疚,周柔柔也犯不着深更半夜去空地会一个鬼。作为一个女孩子,太匪夷所思了?”赵小阳不解地问道。

“这一切一定与橘子有关,我会从这方面着手调查的。”唐晴浩再次查看了一下现场,见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,就和赵小阳离开了这里。

唐晴浩一连调查了两天,什么线索也没发现。而且这两天来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他不禁有些垂头丧气。傍晚的时候,正在出租屋喝闷酒的唐晴浩接到了赵小阳打来的电话,说他正在校门口,有事要和唐晴浩说。

唐晴浩精神一振,一点也没耽搁,一会儿之后就赶到了校门口。 “这几天我一直在监视周柔柔,你看,周柔柔正在校对面水果摊点买橘子,她是不是想干什么?”赵小阳指了指周柔柔,话中有话地问唐晴浩。

“买橘子很正常啊,我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。”唐晴浩奇怪地说道。

赵小阳正想说什么,见周柔柔拎着一塑料袋橘子朝校门口走来,连忙闭上了嘴巴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5.现形了

“噫,你们两个都在啊,正好我买了六个橘子,我们一人两个。”周柔柔不由分说,分别塞给了赵小阳和唐晴浩各两个橘子。

赵小阳见唐晴浩接过了橘子,也不好推辞,就把橘子接了过来。不过,他留了个心眼,不像唐晴浩那样当即就把橘子剥开吃了,而是把橘子放进了口袋里。

“我吃一个橘子就行了。”赵小阳转念一想,掏出一个橘子放进了周柔柔的塑料袋里。

“怎么,是不是被鬼橘吓破了胆,连正常的橘子也不敢吃了?”周柔柔笑着问道。赵小阳有些不好意思了,抓了抓后脑勺,手伸进周柔柔的塑料袋拿回了一个橘子。

“我先走了。”周柔柔招呼一声,转身走进了校门,边走边吃起了橘子,还没走出赵小阳和唐晴浩的视线,就把两个橘子都吃完了。

赵小阳一直都在盯着周柔柔的背影,见周柔柔把两个橘子都吃完了,彻底放下心来,也开始吃橘子。唐晴浩一见,轻轻一笑,和赵小阳打了个招呼后,也走了。

夜渐渐深了,正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唐晴浩,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,把他吓了一跳。唐晴浩一接,发现是赵小阳打来的,精神立刻振作起来。

“唐晴浩,我总觉得今晚会发什么事,因此一直都在女生寝室楼下蹲守。”电话里传来赵小阳兴奋的嗓音,“周柔柔现在正朝操场西边走去,你快过来吧!”

唐晴浩一听,从床上跳到地上,拿起背包就冲出了大门。几分钟后,唐晴浩来到了操场边,和赵小阳会合了。此时在操场西边那块空地上,周柔柔穿着一件套头衫,脸上带着一只大口罩,正望着泥土久久地发呆。

“奇怪,周柔柔的脑袋怎么还不钻进泥土里呢?”和唐晴浩躲在暗处的赵小阳,着急地说道。

“你一定是以为周柔柔吃了你放在她塑料袋里的橘子,对不对?”唐晴浩忽然冷笑一声,从躲藏处跳了出来,和赵小阳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问道。

赵小阳看了看唐晴浩,又看了看周柔柔,当即就蒙了。周柔柔一转身,朝唐晴浩走了过来,她摘下了套头衫的帽子和脸上的大口罩。望着周柔柔光滑如雪的面容,赵小阳倒吸一口寒气,知道自己的诡计被唐晴浩识破,不禁有些恼羞成怒。

“你掉包放回我塑料袋里的鬼橘,我根本没吃,我吃的是事前藏的一个正常的橘子。”望着赵小阳,周柔柔气愤地说道。

“你见我判断还有鬼在作怪后,怕我怀疑到你,就想把我的视线转移到周柔柔身上。于是,你监视周柔柔,来偷偷寻找机会。见周柔柔在校门口买橘子,你认为机会来了,当你把周柔柔给你的两个橘子放进口袋里后,你借口怀疑橘子有问题,把事先在口袋里准备好的一个鬼橘,从口袋里拿出放进了周柔柔的塑料袋里。然后,你又耍花招,把塑料袋里另一个好橘子拿了回来。”

唐晴浩看了周柔柔一眼后,继续说道,“我和周柔柔认识多年,知道她是一个善良的好女孩。这么一个好女孩为姚畅之死感到内疚,在我看来,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另外,姚畅和刘运之死都与鬼橘这件事有关,而作为他们共同的室友,你却置身事外,这太不正常了。因此,在你监视周柔柔的时候,我也在监视你。两天来,你一点儿动静也没有,我很着急,这才让周柔柔去校门口买橘子,给你创造机会……”

“哈哈哈,果然让你识破了,不错,我是一个鬼,一个因为几个橘子而惨死的鬼。”赵小阳摇身一变,变成了一个脸色发黑肌肉僵硬的鬼,疹人的是,他的心窝上插着一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。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6.斗鬼

赵小阳确实是因为橘子而死的。

死前的那天晚上,赵小阳一个人正在寝室里吃刘运买来的橘子,这时,门开了,姚畅走了进来。他见赵小阳在吃橘子,连忙拉开自己的抽屉一看,发现他下午刚买的一斤橘子不见了,以为是赵小阳偷吃了他的橘子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骂了几声赵小阳。

赵小阳感到非常委屈,就回敬了姚畅几句,姚畅见赵小阳吃了他的橘子,还死不承认,火大了,就和赵小阳动起手来。姚畅力气没赵小阳大,就抓起一把水果刀想虚张声势吓住他,不料想,赵小阳一点都不害怕。结果两人在拉扯中,水果刀误刺进了赵小阳的心窝,导致赵小阳当场死亡了。

幸好刘运不在寝室,姚畅就把赵小阳的尸体拖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掩埋了。姚畅知道赵小阳爱吃橘子,就在掩埋赵小阳尸体的地方,买了几个橘子供起来。其实,姚畅没这么好心,他怕赵小阳变成鬼后找他算账,就事先把能杀死鬼的朱砂粉沫注进了橘子里。这样,赵小阳的鬼魂在吃这几个橘子时,就会因为误食里面的朱砂而魂飞魄散。

姚畅低估了赵小阳的鬼力,吃了这几个橘子后,赵小阳并没有魂飞魄散,但朱砂却留在赵小阳体内,时不时把赵小阳折磨得痛不欲生。赵小阳气坏了,就在一天晚上姚畅路过那个路口时,把姚畅拽到路中央,让车轧死了。

为了缓解朱砂在体内造成的疼痛,赵小阳想到了一个办法,每隔几天,他就把自己变成一棵树,靠吸收泥土里的阴气来增加鬼力,把朱砂在体内形成的毒素逼出体外。这些毒素逼出体外后,就在他皮肤表面形成了类似橘子形状的肉瘤。

那个疯掉的女生,就是因为看到赵小阳古怪的样子后,受好奇心驱使,一路跟踪赵小阳到操场西边,被赵小阳变成树的那一幕吓疯了……

“其实,姚畅买的橘子是刘运偷的,刘运之所以这么做,完全就是因为闲得无聊想出的一个恶作剧。刘运故意买橘子给我吃,就是想给姚畅造成一种我偷吃了橘子的假象,他好来看我和姚畅争吵的笑话。”说到这里,赵小阳脸露狰狞之色,双手在空中一晃,变成了两只骷髅利爪,在月光下闪着寒光,就朝唐晴浩扑了过来。

唐晴浩从后背的背包里,拿出一张金黄色的纸符和一把桃木短剑,剑尖一挑纸符,纸符燃烧起来。“呼”的一声,唐晴浩朝纸符吹去,纸符化为无数只火箭朝赵小阳飞去。赵小阳挡住了一部分火箭,却被大部分火箭打在身上,这些火箭虽然伤不了赵小阳,却痛得他龇牙咧嘴哇哇直叫。

就趁这个机会,唐晴浩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铜钱,咬破舌尖,喷了一口鲜血在铜钱上。然后迅速冲到赵小阳面前,一下拔掉了赵小阳心窝处的水果刀,把铜钱顺着刀眼塞进了赵小阳的心窝里。

只是一瞬间的工夫,铜钱在赵小阳体内发出一片红光来。赵小阳急了,右爪顺着刀眼插进了心窝里,一把抓住铜钱,就想把铜钱掏出来。

“休想!”唐晴浩大叫一声,“扑哧”一声响,手中的桃木短剑也顺着刀眼捅进了赵小阳的心窝里。赵小阳惨叫一声,手一松,铜钱重新落在心窝里,伴随着一片红光一闪,赵小阳被红光撕裂成无数个碎块,散落在周围。

7.尾声

“赵小阳死了?”周柔柔全身哆嗉着,还没有从惊恐中恢复过来。

“不要怕,以后再也没有鬼了。”唐晴浩握住周柔柔的右手安慰道。

“那、那就好。”周柔柔点了点头,左手下意识地插进了口袋里,紧紧握住了口袋里一个橘子,与此同时,一丝诡异的笑容从周柔柔嘴角一掠而过……

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


木具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

相关阅读